《中國周刊》2014年2月刊封面
  被時代改變的愛情
  有人只愛公務員,有人想娶京籍女,有人願做土豪婦……時代分泌的“荷爾蒙”改變著我們,也改變了愛情。
  只愛公務員
  重慶故事
  愛情凈化器
  取捨兩限房
  為了房子,我們離婚吧
  讓孩子成為北京人
  因為愛情
  改寫個段子吧。
  說一漂亮姑娘有三個優秀的追求者,姑娘讓三人表演才藝。第一個人寫了段代碼,據說能直接秒殺微信;第二個人寫了篇文章,據說能直接秒殺莫言;第三個人寫了一節目策劃案,據說能直接秒殺“爸爸去哪兒”。
  姑娘選了那個有北京戶口的。
  其實,現實生活中的段子,比這個更生動,更匪夷所思。
  來自婚戀網站的從業者,告訴我們一種特別的心理—以前大城市女性擇偶,房子第一、車子第二;現在有些女孩子倒反過來,車子第一、房子第二。在北京,再小的蝸居也 比頂級奔馳貴,這女孩胸大無腦啊。真不是。人家打的算盤是這樣的:車子得搖號,搖號全靠運氣,有錢都不一定買到,所以車子必須有。至於房子,可以沒有,但必須有購房實力,比如男方是外地戶口、未連續五年納稅,沒有購房資格,那就更好,可以買一套房記在女方名下!
  嘖嘖,這腦子是怎麼長的,也忒好使了!
  不過,我相信,誰也不是天生就這麼聰明。若不是戶籍政策連續與民生問題掛鉤,讓利益的空間越來越小,任誰也琢磨、騰挪不出這種“絕妙”的主意。
  看,一個戶籍政策、一個民生問題,愛情去哪了?
  都說愛情歸荷爾蒙管,荷爾蒙據說也不是那麼規規矩矩的,所以愛情變化莫測,讓人時而甜蜜時而悲傷,時而心裡像過了電,時而無端如同死灰。不過,這是人體的荷爾蒙 。它再不老實,也反不了天,而且其實也有跡可循,它決定了一個男生一定會喜歡那樣一個女生,一個女生一定會接受這樣一個男生。
  可愛情從來不只歸人體的荷爾蒙管,社會的“荷爾蒙”也要插上一腿。
  古語說:“楚王好細腰,宮中多餓死”。大概是這個意思。帝王的喜好影響了公眾的審美。
  現在沒帝王了,但還有橫掃一切的公共政策。
  10年前,誰能想到戶口對婚姻家庭影響這麼大!
  那些到大城市闖盪而沒有戶口的人,孩子上學受限、買房受限、購車受限,在這新“三大件”面前,誰能指責那些對戶口挑剔的男女?
  如果沒有戶口,但有點實力,想買第二套房子,怎麼辦?假離婚。北京市民政局的統計,2013年前三個季度,北京離婚率同比大增。分析指出,很多是為房子而假離婚的。
  在動輒上百萬的利益面前,一紙婚約真的成了紙婚姻,莊嚴的形式,受到了最深的褻瀆而無人在乎。
  社會的“荷爾蒙”威力超群,公務員待遇高而穩定,於是公務員成了婚戀市場的搶手貨。
  土豪們橫空出世,動輒百萬嫁女的新聞,刺激著一個個蝸居中簡單而脆弱的愛情。
  每個時代的“荷爾蒙”都不一樣,當社會的“荷爾蒙”與人體的荷爾蒙相遇,有可能創造偉大的愛情故事。
  羅密歐遇到朱麗葉,兩個相愛的人偏偏分屬敵對的家族,愛情與死亡最終戰勝了家族的仇恨。愛人可以死亡,但愛情不可以死亡,這個故事所以永遠流傳。
  我們這個時代也會有故事。比如,電視劇編劇多半不會拒絕這樣一個創意—一對來大城市打拼的戀人,經歷波折終於結婚,為了買第二套住房,改善家庭的財務,他們選擇 假離婚。結果弄假成真,第三者適時而來……
  時代改變愛情,時代也改變愛情電視劇。我們的時代,都很少有純粹的關於愛情的電視劇了,更多的,就是這種婆婆媽媽的家庭戲了。
  不應該這樣,因為愛情,本該多些低吟淺唱。
  (徐一龍)
  只愛公務員
  中國周刊記者 葉宇婷
  朋友給謝軍翔介紹女朋友,剛開始他還有點激動,一口應承了下來答應見面。但知道對方不是公務員後,謝軍翔開始只在嘴上應承,遲遲不見行動。
  謝軍翔心裡明白,和非公務員相親,他是不會去的。儘管認為可能因此錯失一段好姻緣,但他依舊堅定地認為未來的伴侶得是公務員。
  曾經,謝軍翔有個相戀八年的初戀女友,倆人最終分手。謝軍翔有些固執地認為,如果她當初考上了公務員,他們之間不會走到這一步。
  初戀八年燕分飛
  性格內向的謝軍翔曾有段讓人羡慕的校園戀情,至今回憶起來依舊有種鮮嫩欲滴的美感。
  華中科技大學(以下簡稱“華科大”)初春的校園裡,一簇簇櫻花競相綻放。沒課時,武漢理工大學大二學生謝軍翔經常去華科大旁聽大課,課前課後常在校園裡悠閑地散 會兒步。許多次,他和一個身穿校服,背著大書包,一頭披肩長髮的女生擦肩而過。
  湊巧的是,謝軍翔和那個女孩在華科大有共同的朋友。在一次朋友聚會上,謝軍翔第一次知道了那個曾多次和自己擦肩而過女孩的名字—陳嘉然,華科大附中高三的學生。
  圈子有了交集,兩人漸漸熟識起來。在朋友聚會上,謝軍翔講的話,陳嘉然都能接,而且說得也很符合他的想法。謝軍翔發現了他倆的默契,暗自高興。很自然地,謝軍翔 和他的“高中女生”走到了一起。
  高考結束,陳嘉然如願考上了華科大計算機專業,他們開始享受一段無憂的校園戀情。謝軍翔形容華科大的校園像森林,他們就常在這樣的環境里漫步,聊文學聊歷史也聊 未來。兩人幾乎不爭吵,日子過得平淡溫暖。
  2000年,謝軍翔大學畢業,考上了武漢的公務員。工作的繁忙加上距離的增加,兩人見面的次數逐漸減少,但感情並未降溫。兩年後,陳嘉然也面臨畢業,此時兩人的感情 第一次出現了波瀾。
  謝軍翔說服女友去考公務員,他認為職業的穩定會使感情更加穩定。陳嘉然自己同意了,卻遇到了父母的反對。
  陳嘉然的父親是華科大的教授,家庭學術氛圍濃厚。陳父認為女兒應該考研做學術,將來會有更好的前途。來回爭論過好多次,陳父終於向女兒妥協,同意邊考研邊考公務 員。
  謝軍翔工作單位離華科大很遠,幾乎是東西城的距離。他經常在休息日搭車去給女友送考試資料,遇到塞車,單程就得花上3個小時。晚上回去,來不及脫衣脫鞋,癱倒在 沙發上就睡著了。
  無奈,陳嘉然兩次考公務員都止步於面試,最後上了研究生。日子又平靜順利地過了三年。2005年,陳嘉然研究生畢業找工作,再一次把倆人送到了抉擇的路口,而這次陳 父不再妥協。
  陳父堅決不同意女兒再考公務員,覺得辛辛苦苦培養了那麼多年,應該去做更值得做的工作。他建議女兒選擇深圳的一份工作,報酬是武漢的三倍以上,發展前途也好。
  女友最終接受的了父親的建議,謝軍翔曾想過和陳嘉然一起去深圳,但反覆糾結後,認為不現實—自己的父親絕不會同意。
  她是公務員
  父親是謝軍翔當年選擇當公務員的重要推手。
  謝軍翔的父親是位軍人,上世紀七十年代退伍後,到地方做了國家幹部,即是後來的公務員。謝軍翔對公務員最初的印象來源於父親。父親敬業,有著軍人的嚴謹作風,家 里時常有叔叔阿姨來和父親討論工作。在那個使用票證購買物品的年代,父親單位常發些水果和肉,謝軍翔常自豪地請小朋友到家一起吃。一家三口住在父親單位分的90多 平米的房子里,日子過得簡單溫馨。
  謝父是個傳統的人,家裡掛著大幅的“家和萬事興”,他認為這輩子物質不算充裕,但卻給了家人穩定幸福的生活。他把這個願望也加到了兒子身上。
  謝軍翔高中是理科生,高考報志願時,父親讓他報法律專業,且容不得謝軍翔說半個不字。當時,他已經規劃好兒子未來的路:學法律好考公務員,在武漢生活,大家也能 常見面。
  謝軍翔不願跟父親犟,當然也犟不過。在陳嘉然決定去深圳工作後,他想過辭掉工作,和女友在一起。還沒等跟父親開口,他自己便否定了。一是父親肯定不會同意,二是 他辭了工作和女友一起,短期內也不能給她幸福。
  從送女友上火車那一刻起,一段漫長難熬的異地戀開始了,而且看不見盡頭。
  那時武漢到深圳的高鐵還沒有開通,謝軍翔周末坐十多個小時的火車去看女友,一個月跑兩次深圳。坐在火車上,看見窗外滑過的景色,謝軍翔覺得自己像個漂泊不定的游 子。女友加班,他在樓下等,看見情侶路過,更會增加自己的凄涼感。
  陳嘉然工作壓力大,時常加班,和謝軍翔的聯繫變少了。謝軍翔也開始對長途的奔波疲倦。漸漸地,倆人從滾燙的狀態變成了溫水直至涼水,但誰也沒提分手。
  一年後的一次聚會上,朋友問謝軍翔是否已經分手,都沒聽他提起過女友。那時,他才木然地意識到:“哦,我們可能已經分手了。”至此,八年的戀情結束。
  分手後,謝軍翔暗自給自己定了個要求,以後再找女朋友優先考慮公務員。他固執地認為,如果陳嘉然當初考上公務員,他倆的結局不會是這樣,而是會像父母一樣過著穩 定的生活。
  謝軍翔花了三年多時間走出了初戀的陰影,期間任何人向他表達好感,他都委婉拒絕。2009年的一天,朋友又給謝軍翔介紹了一個叫李琳的女孩子,他沒有排斥。李琳是個 公務員,而且是個各方麵條件都不錯的公務員。
  現實很骨感
  朋友剛開始給謝軍翔介紹李琳時,他沒太聽進去別的,就記住了對方是個公務員。他覺得自己需要找個這樣的女朋友,除了穩定,還能進行資源上的互通有無。在朋友的再 三撮合下,謝軍翔同意跟李琳相處。
  李琳家庭條件優越,模樣乖巧,謝軍翔第一次把她帶回家見父母時,父親很是滿意,覺得女孩知書達理。在父親的首肯下,謝軍翔才開始好好跟李琳相處。
  但問題很快就出來了,謝軍翔和李琳的差異開始表現在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  李琳喜歡看韓劇,謝軍翔覺得劇情啰嗦提不起一點興趣;李琳愛去酒吧,謝軍翔喜歡宅在家裡看書,兩人的圈子也沒有交集。有次,謝軍翔跟李琳講,她是有男朋友的人了 ,還是少去酒吧好。兩人不歡而散,冷戰了很長時間。最後謝軍翔退讓了,李琳卻覺得他沒有主見。
  有次吵完後,李琳跟謝軍翔冷戰。謝軍翔送禮物、講笑話都沒用,最後只好求助李琳的母親。李母告訴謝軍翔也別搭理李琳,過幾天她自然就好了。這一支招徹底壞了事。 李琳乾脆鬧起了失蹤,憋了幾天實在忍不住的謝軍翔通過多人終於找到了她。
  思考良久,謝軍翔跟李琳長談了一次,說跟她做個選擇題,有兩個選項。A選項是他們還是在一起,但倆人得培養共同的興趣愛好;B選項是分手。李琳無釐頭地選了並沒有 的C選項。謝軍翔認為李琳無意改變,只好分手。李琳跟謝軍翔坦言,說他是個好老公的材料,但自己並不願意改變。談了一年磕磕絆絆的戀愛,倆人終分手。
  謝軍翔並沒有放棄優先考慮公務員的擇偶要求,朋友的經歷讓他堅定了自己只考慮公務員的想法。
  謝軍翔的好哥們兒是個公務員,三十多歲,一直想要個孩子。老婆在一家IT公司上班,競爭壓力大,一旦懷孕就可能職位不保,想升至一定職位後再要孩子。好哥們兒的父 母著急抱孫子,天天在家念叨。夫妻倆長時間不要孩子,四周難聽的話就出來了,有人傳謝軍翔的好哥們兒沒有生育能力,這話被哥們兒的父母聽到後,氣不打一處來,家 里天天吵鬧。
  誰也不肯妥協,夫妻倆最終離婚。謝軍翔得出的結論是:如果哥們兒的老婆是個公務員,這一切都不會發生。
  謝軍翔的另一個朋友,老婆是公務員,自懷孕開始,就請假在家直至哺乳期結束。兩口子養個孩子,日子過得平淡溫馨。這讓謝軍翔羡慕不已。
  還有一點讓他堅定只找公務員,謝軍翔認為以自己目前的能力,不能給女方很多保障,而國家對公務員完善的政策福利則能提供。
  在百合網上貼出的徵婚要求中,謝軍翔明確限定了對方的職業是公務員。他34歲了,雖然有些著急,但始終不願意放寬要求。
  (文中人物為化名)
上一頁123456下一頁
(編輯:SN054)
創作者介紹

tsangsukyee

xm94fgjk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